黄子慧

“黄子慧”的原型是黄子惠。她曾是卓弟的女朋友。

2010年9月,我和小一、鸟妹在“在路上酒吧”开弹唱会,卓弟来看我们,黄子惠则从上海专程跑来看卓弟,我们聚在了一起。

那晚弹唱快结束的时候,卓弟怂恿黄子惠上来唱歌,我为她伴奏。她大方的上来,唱了什么歌已经想不起来了,只记得黄子惠看起来是上海女生那种乖乖的样子,眼睛大大的,扎着马尾,穿白色衬衫,有亲切柔和的笑容。

我记得她和卓弟住在我们宿舍那边的小院子里,那几天,卓弟每天都很开心,我看见过他提着一大袋零食高高兴兴的往回走。还记得卓弟有两张照片,一张是坐在桌前学习的照片,另一张是对着镜头微笑的。这两张照片我后来见过很多次,但是却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的,以至于无法转载到我的博客里。据说,这两张照片就是黄子惠拍的。

黄子惠是卓弟最爱的女孩儿。

我们在宿舍里,大声唱着朋友的一首流氓歌曲,不知是谁的馊主意,歌里的女主角从叶子楣变成了黄子惠。竟然那么的契合。

黄子惠 黄子惠 住在香港尖沙咀
昨晚我家进了贼 迷迷糊糊跟谁睡
我不知道她是谁 她说她叫黄子惠
陪我睡觉不收费 一天到底能做几回

卓弟从不为此生气,并开心的带头演唱。那些弹琴唱歌的日子,黄子惠几乎成为所有男生的“女朋友”。我最后一次听到这首歌是卓弟出国前,在酒吧里唱的。我们都很喜欢,喜欢听,也喜欢唱。过去的那些日子只有我们才会体会。

昨晚临睡前,神使鬼差的拿着吉他弹起这首歌,思绪回到学生时代,想起了从前有那么多朋友,有一位亲密的爱人,那些时光真好。我甚至想起了卓弟对我说:“走,咱们去上海看黄子惠。还要当着上海男人的面一口吞掉他们的小包子。”卓弟和黄子惠分手后,也谈过新的女生,但卓弟最喜欢的还是黄子惠。他跟我说:

“黄子惠已经和一个上海男人结婚了。”

我能理解这种复杂的情绪,我也明白这种带着无限遗憾,却也不会后悔的爱情。觉得有些心思,有些故事,有些人,只能留在那个美好的时代里了。

我写了词、改编了原先的曲子,很快速的给卓弟写了一首新的《黄子慧》。发给卓弟听。卓弟说:

“我正坐在新搬进来的房间窗前,外面在下雨,对面是一座漂亮的山,听的我打了个冷颤。不知道说什么好。今夜循环。”

歌曲于2017年2月11日更新。

《黄子慧》
词/曲:杜博
歌曲版权归陈卓所有

不管多久我总是希望能够有轮回
让所有的故事 再次随晚风沉醉
不知道用多少时间能忘记你的美
黄浦江的暖风还会吹来你的气味

黄子慧 黄子慧 你究竟是我的谁
我不再为你流泪 却还觉得心碎
黄子慧 黄子慧 你又是谁的安慰
人们来来去去 只有你最可贵

我们总是短暂相逢和剧烈的分离
你会继续前行 穿越无数个天明
有人总在不知不觉中新添了一岁
他不为失去后悔 只和往事干杯

黄子慧 黄子慧 你究竟是我的谁
我不再为你流泪 却还觉得心碎
黄子慧 黄子慧 你又是谁的安慰
人们来来去去 只有你最可贵

黄子慧 黄子慧 秋月春风你爱谁
黄子慧 黄子慧 寒来暑往我是谁
黄子慧 黄子慧 朝花夕拾你爱谁
黄子慧 黄子慧 大梦一场我是谁

*为何歌曲叫《黄子慧》而不是黄子惠的真名?
原先是我并不知道她的名字是哪个字,误写作“慧”,询问卓弟之后才发现写错了。所以将错就错。幸好这位名叫“黄子慧”的女孩,永远不会知道我们仍对她念念不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