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街5号的少年

我隐藏在花季中,窥视我的街道,5号街巷依然是属于内心沉重,复杂错落的景致。
??? 今年的夏花我还没有看见,只单单因为我身边街巷中没有种花的人。

?北天色依然蔚蓝,但我似乎更爱北天边的夜,悠远的黑色,天堂在失火。
在云朵的边缘渗透着夜光的边缘…
? 一切都在运行
? 一切都未曾发生

我是个花街中悄然行走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间的少年,当我看见那种凸现张扬个性的人群,5号街巷真的就变成了这样一个说不上来什么色调的天堂,这是什么在滋长?

这是花开吗?

为何是画面只是黑白?

开学…

我开学了…
? 打开日记本都不知道要写下些什么了?
我是不是太迟钝了,还是我的记忆全部退色了.
昨天给一一姐看了我的日记,后来我想记些东西,但终于发现我退化了不少,大概是因为我暑假过的太空虚,有没有思考什么..导致我现在出现”意识还原反映”(这种反应到底是怎么生成的?电脑打多了哈.)
?
? 前些日子放学后在街上悠哒,看见了很多以前初三的同学,我靠!那些女孩子越长越漂亮了…呀!!不行了…>0<
?
其实每天晚上我可以拿着我那把蓝色的吉他弹呀弹的,终究离不了白桦林的伴奏谱,还有在学校里发生了一连串的记忆退化现象,我想,我是真的快要失去记忆了…(但我小学和初中的记忆细胞依然异常顽强的存活着!哎哟!你们不要倒下!)
我觉得鼻子酸酸的,眼眶也热热的…
一一姐说,如果你有一只手表,它一秒钟分针转一圈61下,你怎么认为?
?? 我终究是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我猜不透究竟那预示着我们年华的藤蔓忽然间郁郁葱葱的在干枯的河床上迅速铺展蔓延,最后又以花火绽放的瞬间枯萎.还有那些数都数不清,望都望不到头的,排着漫长久远的梦想队伍,浩浩荡荡踩踏进沼泽地里,苍穹也在半空中给予你厄长且悲壮的黑色苍茫.
? 走在,这片泥泞的,漫长久远的林阴来路,那抹深深的墨绿色,曲折没有风景,枝干张牙舞爪覆盖蓝天,抬起头,枝叶竟如此细密的把一切遮挡,也许现在是繁星密布的夜了.
?谁的花,被血红染透,谁在花街孤独的行走?